心里有了安定的力量 舒缓流动着精神和气血

 最近有些许的期盼。
  
  为啥?
  
  沙漠的春天真的来了,沙枣花应该就要开了。
  
  沙枣树开花和我有关系?
  
  有,因为我要采花。
  
  沙漠里有不少的沙枣树,每年要开花,是黄色的小花花,一串串的,满在枝头,香味浓郁,折一枝放门口,满家满院子的香。
  
  沙枣树开花的季节,十里飘香。
  
  只是花期短,前后就那么十天的时间。
  
  我要收取花香。
  
  去年到今年我研究合香,搞了几个香方:梅林(休闲),月牙泉(休闲),我记得(佛香禅修香),忘忧(安神解郁助眠香),这几个香方都成功了。
  
  还有一个就是沙枣花香,还没有试验。
  
  沙枣花香的原料之一,就是这花期十来天的沙枣花,采来了,当天要把小花花弄下来,要蒸馏取汁液和收集花精,然后和炮制好的沉香粉等其他香料和合,控制温度发酵,然后做成,然后再用半透气的棉布包起来,装在透气的沙陶罐里,在沙漠里的沙枣树下挖开细沙,见了湿沙,埋进去,窖藏一段时间,得沙枣花之阳与沙枣树之阴,才算圆满。
  
  如果成功,应该是一款枣花香浓郁,带有大漠气息,让人心悦的一款了吧。
  
  从年前腊月到年后现在,我一直没有再动手做香,因为是研究,那几款已经试验成功,并且送给了朋友师兄分享了,而我呢,也是在药店里坐诊和经营,有时候确实无法分身。
  
  真正用心做高品的手工线香,很耗精力的。
  
  做香从最开始的清洗、晾干再到炮制、研磨,然后到调配制作,最后到窖藏、保存。每一步都需要静心、耐心、细心、全神贯注,所以每次忙完,感觉力气都没了。
  
  手工线香,每一根长短不一,手搓的两头是尖的,每一根的粗细也不一。为什么用手搓呢,我买过一个手工小制香机,用手拧的那种,要求香粉是60-80目的粉,太细了,香粉加工太细的话,香味损耗大,另外,用手工制香机,就算粘粉加到百分之二十的比例,挤出来也很容易断,表面还有空隙,干了之后,点燃后烟火气也较大,手搓的粘粉只要加到百分之十五左右就差不多了,而且搓的紧实不易断,表面光滑,点燃烟火气要小的多,一点小差异,也会引起香味的纯度变化的。
  
  品香的时候要给香一点时间,也要给自己一点时间,慢慢的去品,细细的去品。
  
  如果是熏香,品香的过程就犹如人的一生,随着时间的流逝,随着自己的成长,每一阶段都有不同。香在不同的温度还有在整个熏香的过程中,他都有一些变化,因为一款合香,他每一种材料的持久力不一样,爆发力不一样,需要发香的时间不一样,发香的温度不一样等等。熏香的过程其实有时候经历了无数的组合,也许某一阶段组合的味道你不喜欢,但是并不说明你一定不喜欢这款香,慢慢等,慢慢来,也许某个阶段能引起你的共鸣。就像一个人,你喜欢他的幼年、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还是老年,各有姿态。
  
  如果鼻子不是很敏感,捕捉不到香气,还是要慢慢来,要适应清淡的香气,而不是用浓重来满足鼻子,要让鼻子慢慢恢复那种灵敏的感觉。
  
  说实话我刚入门的时候真的不尽人意,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研究燃烧的香品,但由于长期接触天然香,拒绝任何香水、香精,鼻子的敏感度居然出来了。我享受熏香的那个过程,喜欢那个过渡,喜欢我与香的共鸣,迷恋那种甜美。。
  
  处女座,做事容易极致。
  
  蓝色性格,做事容易细致。
  
  据说,同时摊上处女座和蓝色性格的人,一般都会摊上事,因为认真嘛。
  
  而摊上处女座和蓝色主性格,再加入红色的浪漫激情,那一定是红色浪漫激情随性又追求纯化极致的人,头脑会不断的有红色激情的灵感,再加上蓝色的执行力,加上处女座的极致,简直就是不消停的主儿,这样的人,一定会摊上事儿了的。
  
  怎么办?
  
  看来,我还真的摊上事儿了。
  
  2015.4.9.香林信步手记
  
  贵重的沉香,一般是刷一下土就可以了,我却要任性的洗干净,结果,香肯定是好,当然,损耗,也是不小的。
  
  绿茶炮制中的老山檀香
  
  炮制后晾晒中的澳洲檀
  
  这一支药香,缕缕的香烟,慢慢扩散着草药的香气。很奇妙,一炷香,给人在这陌生的异地它乡里,。
  
  莽莽的荒原,无边的大漠和时不时的风沙,本也是寂寥之地。春夏秋冬,亦早亦晚,就会取了一支药香,点燃起来,缕缕的香烟,飘飘渺渺的,让我静静的安守在这空旷之地,感受那淡淡的寂寥。